引導基金的創投故事系列報道之三

從無名小卒到工業軟件領域“老大”

——魯信創投與華天軟件結下的姻緣

《科技日報》記者 王延斌   通訊員 王慶民

時間在華天軟件走的尤其快,源源不斷的訂單催促著研發,這正中楊超英的下懷。

與往日不同,在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以大股東身份入主之后,這位一向以“謹慎”示人的山大華天軟件有限公司董事長有了新的野心——與“自家兄弟”神舟航天軟件一道,要打造中國工業軟件領域的最大“航母”。

這讓人想不到。因為3年前,這家科技型企業還是濟南高新區眾多軟件名企中的“路人甲”。從“路人‘甲’”到“工業軟件領域‘老大’”,這一變化跟一家創投公司有關。

創投的“賭注”:冒險者的游戲

現在,王飚“難得片刻的寧靜”,因為一天不知道有多少個電話打到他的手機上——作為魯信創業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他接到的電話無非三類,投資項目的匯報電話、中間人推薦電話,甚至毛遂自薦的電話。

在外界來看,王飚和他的同事們正從事著“冒險者的游戲”。

過去20年間,中國經濟的高歌猛進,催生出一大批方興未艾的科技型中小企業,他們有理想有抱負,卻苦于在資金和管理方面乏善可陳而步履維艱,這恰恰成為中 國創投業孕育和發展的土壤。而追尋先行者成長的腳步,諸如微軟、英特爾、思科、蘋果等一大批具有核心競爭力的高成長型企業身后都有創投的影子。在國內,從 馬云的阿里巴巴到李開復的創新工場,一個個企業與創投的“聯姻故事”層出不窮,也催化著創投業的發展成熟。

企業與創投故事的開端便面臨著選擇:一方面是“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的金玉良言;另一方面卻是“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打開之前你無法知道會吃到什么味 道”的誘惑。在王飚看來,創投的風險和誘惑便在于“撐死膽兒大的,餓死擔心的”,在故事開始之前便分析好風險,在故事推進之中拆解風險,命運之線方可被自己掌控。

這似乎也造就了資本的“原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資本的逐利性決定創投“天使與魔鬼”的兩面性,亦如英國《金融時報》記者理查德·沃特斯這句話,“外部資本總是帶著附加條件,但融資并不一定是與魔鬼做交易。”

創投與企業如同戀愛,選擇很重要。好在兩年后,楊超英感嘆:選擇魯信創投,對了。

發現“黑馬”:“老大”與“新貴”的“眉目傳情”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軟件是一個橋梁。”這是三年前,時任總理溫家寶視察華天軟件時頗具意味的一句話——它既是對華天產品的評價,又是對這個行業使命的期冀。這也最終讓魯信創投下定決心:“投資華天軟件”。

CAD/CAM軟件,即計算機輔助設計和制造軟件。作為制造業大國而非強國,“中國制造”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便在于產品設計和技術手段的落后。五年前,在國 家科技部和山東省科技廳的穿針引線下,華天軟件引進國外軟件最核心的源代碼,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研發了具有自主產權的三維CAD/CAM 軟件,并在汽車、航空航天、機械制造等領域均有廣泛應用。

“一看行業,二看團隊,三看技術先進性。”魯信創投遴選項目向來謹慎,王飚為本報記者列出的上述幾點看似簡單,操作起來著實需要“獨具慧眼”。

對于這家具有政府背景、以資本力量推動高科技成果轉化為己任的省內創投老大來說,戰略性新興產業、掌舵者和團隊的上進心、技術的領先性都是必不可少的。

當然,魯信創投入股華天軟件,這并不是偶然,還有些不得不說的故事。伴隨我國中小企業的快速成長,僅僅依靠財政資金支持已難以滿足市場需要。為 此,2007年,科技部、財政部在技術創新基金中設立了科技型中小企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項目,旨在解決“市場失靈”,通過更加市場化和靈活的手段,引導和 帶動大量社會資本參與支持中小企業創新創業。2008年,該基金試點工作所納入的6家重點投資于科技型中小企業的創投機構中,魯信創投便是受益者。

由此,魯信創投和華天軟件這一出“山東科創投老大‘戀上’科技型小企業”的戀曲,實際上是以“市長”引“市場”,“市長”與“市場”聯合發力的結果。

一方是山東創投界“老大”,一方是工業軟件業“新兵”,合作水到渠成。

不僅僅是錢的事:誰來啃下“硬骨頭”?

科技型中小企業成長需要什么?

楊超英最有發言權。魯信創投介入之后的重整,在這位在上世紀90年代便開始創業的技術型企業家看來,“硬骨頭”很多。

資金、資金還是資金。長期以來,放眼全國,千千萬萬像華天軟件一樣的科技型中小企業為錢所擾。

“從出生到長大,一直在找錢”成為大多數科技型中小企業真實的生存狀態:將創業意愿變成企業需要錢;內源資金耗盡,研發產品需要錢;研發解決了,市場推廣又需要錢。

含辛茹苦操持企業20年,“不僅僅是錢的事。”楊超英的這句話更像是經歷風浪之后的感悟,“我們的經營層大多技術人員出身,在管理方面有其局限性;魯信創投看的企業多,對現代企業管理經驗有著很深的體會;在梳理錯綜復雜的股權問題上,他們出了不少好點子。”

還有更為棘手的。作為山大華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華天軟件高管與研發人員僅持有公司不到5%的股份,創業積極性受限;同時,在業績增長較慢的背后,控股股東為其提供的資金和市場幫助也有限,但是梳理股權架構亦不是簡單的事。

當然,隔行如看山,啃下這些“硬骨頭”倒是魯信創投的強項。

從“科學家”到“企業家”:如何培養“千里馬”?

尋了一圈,楊超英還是對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情有獨鐘”。

這正符合魯信創投的判斷:“它的實力、財力,更重要的市場都是華天軟件需要的。”

發現“黑馬”,如何將之培養成“千里馬”,這是中國創投界共同面對的命題。如何解答好這一命題,關系到華天軟件的未來,也考驗著魯信創投的能力。

經過博弈,魯信創投最終促成了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北京神舟航天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與華天軟件的合作,前者經股權受讓和現金增資1000萬元成為華天軟件控股股東。

“剪不斷、理還亂”,華天軟件引進創投還面臨著幾個棘手難題:如何協調原大股東減股?如何說服合作伙伴中創軟件技術入股?如何引入更多為華天和各大股東所認可的投資者?

涉及利益的難題終究需要通過利益解決。同市乃至同省,在華天的幾個股東方游說,通過制約和妥協,魯信創投最終將華天軟件的股權梳理清晰:解決企業技術和市場開拓方面的短板,為企業引進技術入股的合作伙伴——中創軟件;解決資金緊缺和分擔風險,聯合濟南科技風險投資公司投資1345萬元;解決企業高管層激勵 機制,同意公司高管對企業增資投入680萬元,占13%的股份,提高高管積極性。

“大多數創業階段的中小企業家缺乏管理方面的知識和技能,他們往往只是某一方面的專家,因為需要創投提供增值服務。”在累計投資了100多家科技型企業,并推動6家上市之后,王飚有感而發。

選擇是雙向的,在魯信創投綜合部部長王慶民看來,目前創投市場對優質項目競爭越發激烈的背景下,創投公司的競爭力便體現在增值服務上。

復制“通裕重工”:華天軟件的成長之路?

復制“通裕重工”的成功并非可望不可及的事情。

10年前,坐落于魯北縣級市禹城的“通裕重工”進入魯信創投的視野。

其時,與華天軟件一樣,這家企業同屬科技型企業,同樣求資若渴,同樣在業務和管理上亟待改進。考察權衡之后,魯信創投在2003—2010年間對這家制造業企業進行了三次增資,最終推動通裕重工在2011年創業板首發上市。

耐住寂寞,十年磨一劍。王飚認為,企業的成長和創投的投入都得到了想要的東西,“這體現了一個創投機構真正的價值所在”。

從完成首次引入外資至今,兩年時間里,楊超英時常發出“重生”的感嘆。

比如原先時時困擾的資金難題現在似乎變得“高枕無憂”。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他提到魯信創投的“全鏈條”支持。魯信創投利用在項目融資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的優勢,可為華天在成長期全程提供“信托融資、小額貸款、擔保、融資租賃等服務”。

此外,在公司戰略和管理層面,創投亦可以用其投資的諸多公司為華天提供案例或者經驗借鑒。

“不論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借助鄧小平的“白貓黑貓論”,在企業與創投雙向選擇中,王飚認為,無論是選擇什么樣的對方,共贏才是最主要的。

從魯信創投長線堅守的價值觀中,楊超英和華天軟件讀出了“耐住寂寞”的堅守和耐心,也找到了通向成功的技巧和智慧。在美好的愿景中,華天軟件似乎要沿著“通裕重工”的路子走下去。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 馬嘉悅
就要操,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欧美精品videossexohd,在线香蕉精品视频,2019年国产精品手机视频 紫夜,久欠re热这里有精品视频,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任你a剖悠? 这里只有精品,玖玖热线精品视频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