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鐵人”王啟民: 用科技創造油田開發奇跡

2019-10-23 13:52:19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李麗云
王啟民,油田開發,

受訪者供圖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共和國榮譽

從參與波瀾壯闊的石油大會戰,到為連續27載年產原油5000萬噸以上提供科技支撐,再到新時期探索油田開發技術前沿,王啟民,這位大慶“新鐵人”不斷挑戰油田開發極限,助推大慶油田創造世界同類油田開發奇跡。

他將一生的澎湃激情,都投入到為祖國源源不斷“加油”的青春事業中。

“今天,是大慶油田發現60周年紀念日,也是我的83歲生日。”在慶祝大慶油田發現60周年大會上,“人民楷模”、大慶“新鐵人”王啟民發言第一句話,就引得會場數千人雷鳴般的掌聲。大家共同向這位與大慶油田有著不解之緣的老人送去祝福和敬意。

“雖然我頭發白了,崗位退了,但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沒有改,寧肯把心血熬干,也要讓油田穩產再高產的誓言沒有變。”王啟民說。

60年來,王啟民親歷、見證大慶油田的開發建設,一次次依靠科技創新挑戰油田開發極限,為大慶油田連續27年年產原油5000萬噸以上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支撐,創造了世界同類油田開發奇跡,為新中國經濟發展持續“加油”。

談及榮譽,王啟民對科技日報記者說:“人民楷模,重點是人民。榮譽屬于所有大慶人、所有石油人、所有龍江人。”

與大慶油田同日生的油田之子

與油結緣,源于王啟民無意中的選擇。出生于浙江湖州的他,為避開熱門專業的競爭壓力,考到北京石油學院學習石油這個冷門專業,沒想到卻從此邁上了一個巨大舞臺。

大慶油田發現第二年,即1960年,王啟民以實習生身份第一次來到大慶。他驚奇地發現,大慶油田的生日恰好也是他的生日。“這是天意啊,注定了我是油田之子。”他感慨道。實習結束,他被評為實習生中唯一的二級紅旗手。1961年8月,畢業后他毅然重返大慶,立志為祖國石油工業貢獻青春和力量。

當時的大慶,條件非常艱苦,王啟民和石油工人們一起住地窨子、吃窩窩頭,風吹日曬、爬冰臥雪,一心一意搞會戰奪石油。

然而,火熱的會戰卻被蘇聯專家潑了冷水:“中國技術落后,中國人靠自己的力量開發不了這么復雜的大型陸相油田。”

王啟民說:“鐵人王進喜說過‘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我們一定要甩掉貧油帽子。”于是他和同伴寫下了這樣一副對聯表達自己的決心——“莫看毛頭小伙子,敢笑天下第一流”,橫批“闖將在此”。“闖字里的馬我們故意寫得很大,來表達我們的決心——一定要闖出天下一流的開發水平,為祖國爭光,為民族爭氣!”他說。

從此,王啟民與大慶油田的命運緊密相連。探索油田開發規律的使命成為他人生中一個永恒的課題。在油田開發的每一個關鍵節點上,都留下了他智慧的結晶。

一次次跳進“高科技泥漿池”

王啟民常說:“老鐵人是艱苦創業,我們科技工作者要艱苦創新。”帶著自發的使命感,60年來,王啟民一次次跳進油田開發中的“高科技泥漿池”。

油田開發初期,由于缺少經驗,按照國際通行的“均衡開采”理論,導致油井含水上升,原油產量下降,大慶油田的命運面臨嚴峻考驗。

“怎么辦?光坐在辦公室里搞理論不行,要到一線去。” 為了摸清地下油水分布規律,王啟民和幾個同伴拿起行李卷來到荒原一線。他們白天揣上窩窩頭,到井上觀察、取資料,晚上進行分析比較,畫油水變化曲線,寫情況反映,并且自己刻蠟紙、油印報表,一干就是大半夜。當時糧食定量低,餓了就煮幾塊白菜葉子,蘸上大醬充饑,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打個盹兒。夏天,蚊蟲成群,一巴掌下去,滿手是血點。冬季,帳篷里結滿了冰溜,凍得人直打冷戰。

“剛到大慶實習期間,沒有房子,我們就在油井旁邊蓋起了‘干打壘’。早上醒來,身底下的墊子都是濕的。那時候年輕啊,也不在乎什么,不知不覺患上了風濕病。”王啟民笑著說起了當年。

由于條件惡劣,加上過度勞累,他的風濕病越來越重,疼痛難忍,手指頭也不聽使喚,連鞋帶都系不上。大夫說他得的是類風濕強直性脊椎炎,終身難以治愈。然而王啟民沒有過多的考慮自己的病情,而是更加珍惜時間。

有鐵人的精神鼓舞,王啟民和同伴們把大慶油田中區西部9平方公里的試驗區當作戰場,在油田的地層夾縫里、在油和水之間,在一排排井口之間,整整摸索了10年。他們先后采集、分析了近1000多萬個數據,成功繪制了油田第一張高含水期地下油水飽和度圖,揭示了油田各個含水期的基本規律,創造出“分層開采,接替穩產”新模式,增加儲量近10億噸,為大慶油田“年產五千萬,穩產十年”目標的確立和實現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和實踐依據。

這是他們用“非均質”理論打響的第一場戰役,成功挑戰國際權威理論,“闖”出了大慶油田自主開發的道路。

此后,王啟民再次挑戰極限,突破禁區,用7年時間,通過對1500多口井進行地質解剖、分析,4個試驗區45口井的試油、試采,10口取芯井的巖芯測定和分析,形成了具有我國特色的薄差油層開發技術,開啟了地層深處沉寂了億萬年的被認為無法開采的表外儲層石油寶藏的大門,實現了變廢為寶。大慶油田地下表外層累計為油田新增石油地質儲量約7億噸,成為油田第二個穩產10年的基石。有人說,這等于是攻克了石油開采中的“哥德巴赫猜想”。

為年輕人成長當好人梯

憑著一股韌勁,王啟民歷經各種艱難困苦,成功走出了一條前無古人的科技興油“長征路”,也收獲了諸多成就和榮譽。但他從沒有想過要躺在功勞簿上歇一歇。

王啟民說,科研項目的每一次重大突破,自己的每一次成長進步,都離不開油田各級領導的關懷培養、激勵鼓舞、幫助支持,也離不開廣大科研人員長期不懈地艱苦探索。“我是黨和國家培養起來的知識分子,我的知識屬于祖國、屬于大慶油田。”

如今,耄耋之年的王啟民仍充滿激情地在油田開發技術領域艱辛探索。“我雖然離開了科研一線,但要為年輕科研人員成長當好人梯。

這些年,他把自己的知識傾囊相授,把多年積累的科研資料,包括腦子里的儲存,都與大家“共享”。無論是誰,研究什么課題,借用哪些資料,他都有求必應。年輕科研人員遇到了科研難題,只要找到他,他都耐心解答。年輕科研人員的論文,大到研究主題,小到標點符號,他都一字一句地推敲,一絲不茍地用鉛筆修改,并且告訴年輕人,這是平等的探討,他的意見是可圈可點、可加可減的。多年來,他組織科研人員寫出了幾百篇科研報告和論文,只要不是他主筆的,不是他親自負責的,他都堅決不署名。但是,在“審核”一欄里,每次他都認認真真地簽上“王啟民”這三個字,為的是承擔責任。

1997年,王啟民獲得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首屆“鐵人科技成就獎”金獎,他將得到的10萬元獎金全部捐出,作為鐵人人才獎勵基金,支持和幫助油田科技人才成長。

從“石油之子”到“國之脊梁”,王啟民用鐵人般的意志使大慶油田攀上一個個產量高峰,用鐵人般的意志打造了一個永不枯竭的精神“高產油田”。他所代表的“新鐵人”精神至今鼓舞激勵著大慶石油人克服各種困難向著“百年油田”目標邁進。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單戶純信用最高貸500萬元
就要操,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欧美精品videossexohd,在线香蕉精品视频,2019年国产精品手机视频 紫夜,久欠re热这里有精品视频,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任你a剖悠? 这里只有精品,玖玖热线精品视频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