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子生:“陜北棗王”

曾經的佳縣農民歌手李有源編唱的《東方紅》、李思命編唱的《天下黃河九十九道灣》,聞名天下。

“陜北棗王”武子生至今仍是佳縣農村戶口,農民身份,家里還有四十多畝紅棗園子常年需要他堅持打理,他同時擁有兩個正式頭銜,一個是陜西省榆林市佳縣朱家坬鎮武家峁村支部書記,另一個是佳縣正科級建制、配置有12名專職國家公職人員的事業單位——縣紅棗辦主任。

除了這些,武子生還是榆林市科技一等獎項獲得者、第二屆“榆林好人”、榆林“最美村官”、榆林勞模、佳縣勞模、首屆佳縣十佳鄉土人才、佳縣紅棗產業發展特別人才等,但他最出名的名號當屬“陜北棗王”,在陜北棗農心中,他是出了名的能人,棗農們家家戶戶都認他。

武子生(中間站立者)在田間地頭實地講解棗樹降高樹形。

武子生好似一位神奇的魔法師揮舞手中的魔棒,用活生生的事實創造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跡”。他從小就生長在黃河岸邊的佳縣朱家坬鎮武家峁村,和紅棗結下了不解之緣。18歲起至今他就擔任本村干部,帶領群眾苦干實干大栽棗樹,使全村1600多畝耕地變成了棗林地,成為遠近聞名的紅棗專業村。

只要發現有價值的紅棗管理科技書籍和資料,武子生如饑似渴,反復研讀;遇到紅棗專家下鄉搞調研、搞培訓,不失時機提出好多問題。多年的刻苦鉆研和反復實踐,他總結出了紅棗管理方面的許多小竅門,把自己家的40多畝棗園打理的井井有條,產量和質量總是好于大家,令鄉親們羨慕不已。同時他樂于將自己總結出的管理技巧無私地傳授給群眾,和大家一起分享、試驗、推廣,被群眾親切地稱為“陜北棗王”。

近些年,陜北棗樹春夏蟲害增多難以掛果、秋季陰雨連綿容易裂果霉爛兩大致命難題,令棗農傷透腦筋。武子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仔細琢磨著應對的方法和措施。

武子生培訓棗農講解老棗園強力降高塑形。

2013年初春,棗葉剛剛萌芽,誰也沒有察覺到一場突如其來的蟲害正悄然而至,一種當地新的病蟲——綠盲椿蓄勢待發,威脅著紅棗的安全。老武憑借仔細的觀察和多年的實踐經驗,率先發現了這一災害,并及時告知熟悉群眾,動員大伙聯防聯治。他首先選擇適合的農藥和噴施方法及時進行示范防治,并挨門逐戶手把手教會群眾防治技術。鄉親們被支書的真誠所感動,按照他的方法紛紛投入防治。入秋以后,飽受病蟲害肆虐的全縣紅棗大面積減產甚至絕收,而老武指導的武家峁村及周邊村紅棗卻一枝獨秀,獲得了豐產豐收,被周邊群眾傳為佳話。

2014年春夏天氣反常,病蟲害猖獗,全縣紅棗掛果率普遍較低,秋季又遇連陰雨侵襲,紅棗裂果嚴重,導致紅棗再次大面積減產。老武沒日沒夜蹲守棗園仔細觀察和研究,面對災情他對癥下藥,以獨創的修剪、防蟲、施肥技術應對接二連三的自然災害,并走村串戶及時告知周邊群眾,與大家一起應對,最終戰勝各種災害挑戰。當年武家峁及周邊村的紅棗取得了近年來少有的好收成,即使遭遇秋季連陰雨天氣,紅棗裂果率也遠低于其它地區,平均畝產達到1000多斤。

面對競爭日趨激烈的紅棗市場,武子生認識到片面追求規模和數量的粗放經營模式已難以為繼,紅棗不僅要實現豐產豐收,更重要的是生產出質量上乘的紅棗才能賣出好價錢,必須依靠轉變生產方式和創新管理技術才能實現提質增效。

針對老棗樹管理勞動強度大、紅棗品質退化、抗災能力差等問題,武子生在實踐中不斷的研究總結、反復試驗,主動改造傳統技術。他采用降低樹形、稀疏枝條、測產修剪的紅棗管理方法,并配合適當的施肥和防蟲管理,對老棗園進行技術改造,試驗后收到了良好的效果。該項技術不僅方便了棗農修剪采摘等日常管理、減少了施肥成本、提高了坐果率,而且大大增強了紅棗抗病蟲、抗旱、防裂果能力,紅棗優果率由原來的30%提高到70%,產值比原來翻了3番。并被命名為“強力降高塑形”技術,榮獲2015年度榆林市科技成果獎。佳縣棗區大力推廣該項技術,在武家峁、大會坪、南河底等村建立多個技術示范點,依靠科技進步帶動全縣紅棗產業和產品升級提高。

每遇農閑時節,佳縣利用干部輪訓、鄉鎮集中培訓、棗區實地講解等多種方式,邀請武子生對廣大棗農和縣鄉村干部進行培訓。武家峁村經常吸引著各地慕名而來的群眾參觀學習,老武總是不厭其煩地耐心講解,他還受臨近縣區的邀請,多次培訓當地棗農。他用農民特有的通俗易懂的語言、鮮活生動的事例,通過實地示范操作,培訓各地干部群眾近8000余人次,有效推廣了紅棗豐產管理技術。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左常睿
專題 更多>>
就要操,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欧美精品videossexohd,在线香蕉精品视频,2019年国产精品手机视频 紫夜,久欠re热这里有精品视频,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任你a剖悠? 这里只有精品,玖玖热线精品视频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